耿直风趣的大将陈赓


  陈赓1903年出生于湖南湘乡县二都的柳树铺。湘乡和湘潭相连,互为邻县,毛泽东的外婆家就是湘乡四都的棠佳阁文家。陈家与毛家虽为两个县,但实际上相隔并不远,韶山冲与柳树铺相隔不过30里。
  毛泽东出身于普通农民之家,陈赓是将门之后,家境殷实,是陈家的“二少爷”(他大哥在他八九岁时夭折)。毛泽东比陈赓正好大10岁,在少年时,两人并不相识。但是,他们先后在湘乡县立东山高小读过书,都是东山高小的学生。
  东山高小,是湖南最早兴办的新式学堂之一,在湘乡东台山的脚下,距离县城二三里远,兴建于戊戍维新前,注重西学教育,在周围的湘乡、湘潭、浏阳三县很有名气。
  在东山高小时,毛泽东学习很用功,深得教员们的喜爱,尤其是他会写文章,又常畅言国事,是东山学堂最优秀的学生,他学习了一个学期,老师就大为惊讶,个个都说“教不了这高才生”,只好把他推荐到长沙的湘乡驻省中学。东山高小是毛泽东走向外部世界的第一步。
  在毛泽东离开东山学堂5年后,13岁的陈赓也来到这里就读。他虽然智商很高,记忆力很好,但他的心却不如毛泽东那样一心在学习上。在这之前读私塾时,他就是有名的“捣蛋王”,一次被私塾先生打了板子,他竟然偷偷地把茅屋的踏脚板锯断一半,让有半夜上厕所习惯的先生起来去大便,一脚踩断了木板,连人带板全掉进臭烘烘的茅坑。事后,私塾先生气得一个多月脸还是铁青铁青的。这次来到东山学堂,陈赓仍然玩性不改,行侠仗义,带着学生反对“学校当局的无理压制”,还进行罢课,急得东山学堂的老师们天天讲几年前毛泽东在学校刻苦学习的故事,说他如何如何地会写文章,这样,陈赓虽然没有见过毛泽东,在东山高小却久闻毛泽东的大名。
  由于他玩性不改,经常在学校弄出些不大不小的事儿来,陈家没办法,老父亲陈绍纯只好给按照当地老规矩,给他说了个媳妇“收心”。说来的媳妇叫陈壁君,是离他家10多里远的城前乡的一个大户之女,比陈赓大2岁,结果受了新式教育的陈赓书也不读了,在一个黑夜和几个同乡出走,逃婚投军去了。
  他这一走却害苦了家里的老父陈绍纯,新媳妇已经接进家门了,做新郎的儿子却跑掉了,最后陈绍纯只好请人调解,说上一大堆好话,并赔上一大笔钱财,才“礼送”女方回家。
  在北伐时期,陈赓在孙中山先生处时,经常见到自称是“孙先生学生”的汪精卫和他的老婆陈壁君,常常对汪精卫开玩笑说:”嘿嘿,我当年在老家时,家里给我娶的媳妇和你媳妇同名,也叫陈壁君。”
  此话说得汪精卫的老婆陈壁君直眨眼睛。
  这是后话。
  陈赓投军后,前后干了8年,1921年离开湘军,来到长沙,在铁路局做了一名薪水不薄的办事员,又到毛泽东创办的湖南自修大学里半工半“自学”,终于与在东山高小的老校友毛泽东相识,并于1922年12月在何叔衡等人的介绍下加入了毛泽东等人创立的中国共产党,成为了我党最早的党员之一。对此,毛泽东在一次陈赓拜访他时说:
  “你入了党,我们就由老乡、校友变成了战友、同志。”
  十几年风云征战,陈赓成为了毛泽东手下一员爱将。
  陈赓与毛泽东的私交很厚,在延安和解放后,据说毛泽东睡觉时,很少有人敢去打扰,但陈赓就敢去,而且毛泽东不会生气。他与毛泽东有着许多的故事,其中两则故事更为人们所传诵。
  (1)喝了毛主席的一杯水
  1943年11月,陈赓离开太岳解放区,到达延安,进入中央党校学习。
  一次,毛泽东在陕北军政干部大会上作报告,台下几百人凝神聆听,被毛泽东生动形象的话语所吸引。突然,座位上的陈赓站起来了,径直走向主席台,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端起毛泽东桌上的茶杯,一仰头,“咕噜咕噜”,把毛泽东的茶杯里的水喝了个精光。
  然后,他一抹嘴,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当他“表演”完这一切后,连同毛主席在内,全场一片哄笑。
  在笑声中,陈赓大声说:“口渴了,借主席的水润润喉咙。”
  “你这个陈赓呐!”毛泽东也哭笑不得,会场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原来陈赓会前忘了喝水,实在忍受不住了,便伸着脖子搜寻着整个会场找茶喝。结果,只有主席台上放着一杯水,是为作报告的毛泽东准备的,他于是干脆起身走了上去。
  后来,会务工作人员接到周恩来的通知,要求必须为开会代表供应开水。
  (2)直谏毛泽东,被以其道还治其身
  陈赓善于开玩笑,被他“治”过、“耍”过的人不少。
  1947年,蒋介石重兵大举进攻陕甘宁边区,毛泽东和党中央转移到了天赐湾。
  这时,党中央撤出延安后,黄河两岸都成了胡宗南和阎锡山的天地,胡宗南派兵从南往北打,阎锡山从西往东挤;陕北虽有西北野战军,但边区依然处在危急中。有鉴于此,毛泽东调陈赓率4纵回师陕北,摆在黄河两岸,东扼阎锡山,西挡胡宗南。这样既可以保卫党中央,又可以增援彭德怀的西北野战军。同时,毛泽东又让刘邓大军做挺进大别山的准备,打算经略中原,陈毅、粟裕兵团留在鲁西南,牵制蒋介石的15个整编师、41个旅。战局已经摆开。
  当陈赓的部队已西进到了风陵渡时,胡宗南的部队仍没大量回撤,对陕北的进攻也没有缓下来的迹象。两天后,陈赓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风尘仆仆地赶来了天赐湾。
  傍晚,毛泽东的窑洞里,毛泽东、周恩来、陈赓围坐在一起。
  “来,陈赓!”毛泽东首先举杯,“我和恩来请你,一为你洗尘,二为你接风,三为你庆功!”
  周恩来也将酒杯举向陈赓:“来,干杯!”
  陈赓举杯在手,站起身一饮而尽。毛泽东用筷子给陈赓夹菜:“你在前方辛苦了,今天要多喝几杯。”
  饮罢头杯酒,三个人又连饮了好几杯。陈赓有些激动了,放下酒杯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主席,恕我直言——你调我西渡黄河,不够英明!”
  一句话,说得毛泽东微微一怔,但他脸上却不露声色;周恩来急忙拿了陈赓前的酒杯:
  “你今天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毛泽东取过酒杯重新放回陈赓面前:“说下去,我洗耳恭听。”被酒涨红了脸的陈赓好像不明白周恩来的劝阻用意,又自斟自饮了一杯后,坐在毛泽东面前打开了话匣子:
  “你让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陈、粟大军挺进鲁西南,都是英明决定。这两路大军,向南可以直逼武汉,向东可以直压南京,就像两把快刀子直插蒋介石的心窝,这我从心底佩服。可是,全国战场一盘棋,对于我这个小棋子儿,你却摆错了地方……”
  周恩来用眼色阻止陈赓,但被毛泽东察觉了:“让他把话讲完、讲透!”
  陈赓继续说:“主席,你不该让我西渡黄河,保卫陕甘宁,你应该把我拿出去,南渡黄河、东砍西杀,再给敌人的胸口插上一把刀!至于保卫陕甘宁,可以就近考虑;把我调过来,不谦虚地说,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你这个大才我怎么小用了?”毛泽东问道。
  陈赓回答说:“全国一盘棋,形势越来越好,越来越对我们有利。可是,我认为让4纵回师陕北,不是主动进攻,是消极防御,这是一招险棋……”
  “大胆!”毛泽东猛地一拍桌子,霍地一下站起来,勃然大怒:“好你个陈赓!这次调你过黄河,可不是为了保护我毛泽东!你们都想在中原辽阔的战场上跃马纵横、杀个痛快,陕甘宁边区谁来保卫?你让我就近调兵,你最近,我都调不动!我还调哪一个?”
  毛泽东越说越激动,止不住又拍了几下桌子,把桌子上的酒菜都震动了。陈赓大吃一惊,连忙站起身来说:“主席,我这只是一己之见……”但毛泽东还是不罢休,火气更大了:“陈赓,我晓得你曾救过蒋介石的命,难道这次想把我毛泽东、把党中央拱手送给蒋介石吗?岂有此理!”
  陈赓一听,吓得有些结巴,说:“我坚决执行中央的决定……”
  他话一说完,此时此刻的毛泽东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陈赓呀陈赓,你说别人怕死,我说了一句笑话,也吓了你个半死!”
  这时,周恩来等人也哈哈大笑起来。毛泽东也笑着说:“你怕么子嘛!跟你开个玩笑,你同中央想到一起了!”
  周恩来对陈赓说:“主席就是要你把话全讲出来,告诉你吧——中央已经改变计划了。”
  陈赓长长出了一口气。毛泽东说:“现在,豫西一带是个空子,你若南渡黄河、乘虚而入,在西至潼关到郑州的800里战场上,打他个昏天黑地——向东,可以支援刘、邓和陈、粟的两路大军;向西,可以配合陕北作战,从背后抽胡宗南一鞭子,他的800里秦川便在风雨飘摇之中!陈赓呀,你的想法很对!”
  不久,毛泽东以其道还治其身“治”了一次陈赓的佳话在陕甘宁传开了。许多曾经被陈赓开玩笑“治”过人见着他就说:“嘿嘿,陈赓,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
  陈赓却不是好惹,回答说:“人家是毛主席,智力就是比我们高一筹,你呀,看我下次还‘耍’你一次!”
  1937年抗战爆发后,陈赓为八路军129师386旅旅长,下辖771团、772团。这支部队既会打仗,又十分活泼,是刘伯承手下著名的劲旅。
  (1)“三子一郎”
  386旅陈赓为旅长,副旅长是陈再道,政委是王新亭,参谋长为周希汉。陈赓腿有伤残,人称“瘸子”;王新亭高度近视,戴眼镜,人称“瞎子”;周希汉奇瘦,人称“瘦子”。因此,129师一些人笑称386旅为“三子部队”,谁知陈赓知道后却说:
  “这不准确,也不洋气。”
  “瞎子”王新亭说:“怎的不洋气?”
  “应该叫‘三子一郎’。”陈赓说。
  “怎么叫这鬼子的名字呢?”
  “把陈副旅长加上去,用个鬼子名字,这叫以毒攻毒。”
  原来,副旅长陈再道在红四方面军时就有“拼命三郎”的绰号。可对陈再道这“拼命三郎”的绰号,陈赓一见到他,就开玩笑,说:“再道再道,栽倒就好!”就是到了386旅时,他还时不时地迸出此话,和陈再道打诨开玩笑。结果,此话传了出去。
  在一次会议上,有个营长郑重地提意见说:“陈旅长,你怎么盼望副旅长打败仗呢?”
  陈赓惊讶地说:“我没有呀!那有旅长希望副旅长打败仗的呢?”
  “那你为什么总是说‘再道再道,栽倒就好’?”
  这一下说得大家哄堂大笑起来。
  结果,“瘦子”参谋长周希汉站起来了,解释说:“陈副旅长这‘栽倒’就是好,他栽倒了,就有救了,不栽倒,反而是个麻烦事!”
  原来陈再道是孤儿,17岁时,还是衣衫褴楼的他才由鄂豫皖红军的创始人之一、红7军军长吴光浩领上革命道路,参加了红军。一次,吴光浩将满满一袋子的500块大洋交给他,说:“背在身上,别丢了。”结果敌人1个团追踪而至,陈再道背着钱袋子就跑,负重而行,力气渐渐不支。敌兵追上来了,他忽然一把摔倒了,一头栽倒在一水潭中,连那钱袋也丢于潭水中了,他一把又跃起急奔,终于脱了险。当日夜里,他又潜回摔倒的地方,硬是在深深的潭水中摸到钱袋,然后返回了部队,500大洋,一块也没不少。
  在红12师时,陈赓就知道了当时还是营长的陈再道的这件事,每次见到他就说:“再道再道,栽倒就好!”而陈再道觉得这件事是因祸得福,因此对这样的说法也不反感,说:“栽倒就栽倒吧,没什么不好呢。”于是,陈赓这句玩笑话从红军叫到了386旅。
  听完这个“栽倒”的故事,这位营长才释然。
  陈赓与陈再道开玩笑尚属不过火,而与“瞎子”王新亭的玩笑却“出格”了。
  在一次行军路上,部队刚打了胜仗,接受任务后向新的战场开进时,陈赓心情轻松愉快,一会儿在队伍里和战士们拉呱,鼓励大家树立信心,一会儿又走到王新亭身边,走着走着,他突然开起了玩笑,高声喊道:“瞎子当心,下坡了!”
  王新亭是近视眼,平时戴着高度数的眼镜看书,还要凑到眼边才能看得见。突然听到陈赓的喊声,急忙蹲下来,伸手去摸地,因为他看不清地上是否有坡度,坡度有多大,结果一摸却是平坦坦的大块平地,这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唉,你这瘸子!……”王新亭也止不住笑了起来。但他不示弱,看清是平路以后,立即连连催促:“快走!快走!”陈赓腿上负过伤,有点拐,走不快,只好求饶认输。
  过河了,陈赓停住步子,伸出手杖说:“来哇,让我这瘸子来牵你这瞎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王新亭扶过河。
  行军路上,官兵笑声不断。
  (2)旅长差点自投了鬼子的罗网
  陈赓不仅会开玩笑,而且胆子大。
  1938年春,粉碎日伪的“六路围攻”后,386旅司令部在陈赓的率领下从榆社去武乡。
  一路上,陈赓骑着缴获来的东洋马,身穿日军的呢大衣,只带一个骑兵班,走在司令部队伍的前面。谁知到达武乡不远时,前面一股鬼子正在村庄里集合。
  此时,天刚蒙蒙亮,四周的景物还看不清。陈赓误将鬼子认作是386旅的772团,说了句:“嗨,这个王疯子(772团团长王近山的绰号)这么早就集合队伍了!”快马加鞭,急速奔去。鬼子早就发现了他,只是看见他的坐骑和大衣,一时辨认不清是“自己人”还是八路军。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骑兵班一个战士眼尖,突然高声大喊:
  “前面是鬼子!”
  陈赓一惊,随即调转马头,加鞭疾走。鬼子见陈赓往回跑,立即开枪,枪弹飞射过来,骑兵也追了过来。陈赓在骑兵掩护下,边打边走,方得脱险。
  事后,战士们说:“好险好险,旅长差点自投了鬼子的罗网!”
  陈赓却说:“我还以为王疯子在集合队伍呢,正想赶去给部队讲几句话呢!”
  (3)“专打386旅”
  386旅英勇善战,成为了日军的眼中钉。“九路围攻”开始时,侵入北线的鬼子抓住八路军一个通讯员,第一句问话就是:“你是不是386旅的?”
  他们被陈赓和386旅打怕了,又对386旅恨之入骨。
  在抗战中,陈赓率领386旅驰骋在太行山,屡次痛打日军,奇功显赫。
  386旅1937年10月一进入抗日战场,就以三战三捷闻名全国。它先是在山西省平定县的长生口的七亘村在同一地点两次设伏,以伤亡30余人的代价,共歼灭敌400余人。几个月后,陈赓巧用“引蛇出洞计”,在神头岭设伏,两个小时肉搏加枪战,毙伤鬼子1500,缴获长短枪500多支。随后,又在响堂铺设伏,一个“口袋阵”套住500多鬼子,毙伤其官兵400多人,缴获汽车180辆。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邀请国民党高级将领现场观战,陈赓此战打得国军“啧啧啧”地赞叹个不停。这三战震撼了鬼子,也使得八路军声望大增。
  一个月后,陈赓又在长乐村再次设伏,386旅歼敌2200人。
  1939年2月,陈赓在冀鲁豫大平原的威县香城固再次隐蔽集结,派出小股部队连续袭击城镇要地,被激怒的鬼子开着8辆大汽车赶着追打,结果在香城固又落入“口袋阵”,一个加强步兵中队无一幸存。
  这次鬼子在香城固遭打击后,第二天就愤怒地纠集70辆汽车,载上2000名精兵强将,出动坦克,拖着重炮,还派出5架飞机“配合”,企图报复。其先头装甲车上贴着“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沿途探询:“是不是386旅旅部?”打听不是,汽车一溜烟就走。纵然当地有别的中国军队,他们几乎全看都不看,也丝毫不过问,一心要找陈赓复仇。
  谁知陈赓已钻出包围圈,386旅向丘县转移了。70辆又追向丘县,陈赓和386旅又突然转移至馆陶以北的尖冢附近,待日军追到尖冢时,386旅又渡过卫河,转移到了冠县。结果,鬼子尾随陈赓追击了整整7天,还是一无所获,仍然追赶不止。
  随后,386旅每到一处宿营,第二天,鬼子的飞机必来轰炸,继之以炮轰和围攻。可是当他们猛扑过来每次又都扑了空。陈赓率领386屡就这样以徒步与鬼子的汽车赛跑,每次都机动地在宿营的当晚又转移了地方。鬼子始终没有一次抓到386旅,最后只得恼恨而归。
  一次,美国大使馆武官卡尔逊来倒386旅考察,禁不住称赞说:“386旅是中国最好的旅。”


友情链接: 华夏文化论坛    黄埔科技建站   诚仁捷教育   抗日战争纪念网

地址: 安徽凤台明珠大道668.黄埔亲属联谊会  邮编: 232100    皖ICP备09016444号  
电话: 0554-8681194  手机13855450157    电子信箱: E-Mail1005416991@qq.com

分享按钮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01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