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沪抗日名将--黄埔四期生夏楚中

 
 

夏楚中简介

  夏楚中(1904~1988),字贯难,派名国楠。桃江县武潭镇寨子村人。夏楚中祖辈务农。幼时家贫,本县国民小学高级班及初级中学肄业,湖北省立甲种工业学校、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一期、中央训练团第十二期毕业。曾任湖南省矿务局实习员。1924年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第三队学习。毕业后编入国民革命军,参加两次东征和北伐战争。历任黄埔军校教导二团排长,国民革命军第一十八师师长。1935年4月授陆军少将,1936年10月授陆军中将。抗日战争爆发后,任第七十军军长,第三战区第三十二集团军第七十九军军长。1945年起任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整编第二十一军军长,整编第五军军长,第二绥靖区副司令官。1949年到台湾,任台湾东部防卫司令,“国防部”中将高参。1963年退役,递补为“国大代表”。1988年12月28日在台北逝世。著有《往事忆旧》等。台湾出版有《黄埔一期夏楚中将军纪念集》、《夏楚中将军革命事迹暨传略》、《夏楚中将军生平事略》等。

  夏楚中是抗日爱国将领,在抗日战争中,参加过淞沪会战、南昌会战、三次长沙会战和浙赣会战,是中国军队中处在抗日最前线、与日寇正面交锋最多的将军之一,有常胜将军之称。在淞沪抗战中,夏楚中的第98师打得非常神勇,“担任主攻的第9集团军第98师夏楚中部,该师是一支能打善战的部队,在宝山、狮子林和月浦一线的反登陆战中,予敌重创。”“第36师在汇山码头攻击中,其神勇与67师防守罗店,98师死守宝山等一起扬名中外,成为淞沪会战中最动人的篇章”

 
 
 

 姚子青中校营长

淞沪会战--动人篇章

   担任主攻的第9集团军第98师夏楚中部,该师是一支能打善战的部队,在宝山、狮子林和月浦一线的反登陆战中,予敌重创,构成了村落防守的坚固工事。
    第36师在汇山码头攻击中,打得很出色,曾一举攻入日军海军陆战队大楼底层,其神勇已与67师防守罗店、98师死守宝山等一起扬名中外,成为淞沪会战中最动人的篇章。 
           -摘自《淞沪抗战》(团结出版社出版)作者:葛业文 
   以中国军队中最精锐的第98师为例,在仅仅18天的作战中,伤亡达4960人,几乎占全师兵力的62%,其中仅阵亡的营级以下军官就达约200人。 
     -摘自解放日报网络版《纪念抗战:一寸山河一寸血,中国人的血与火》

   在68年前那场可歌可泣的淞沪抗战中,有一支神勇无比的中国军队-第98师,该师在反登陆战,死守宝山,围攻广福中,打得非常勇猛,十分壮烈,威震日寇,名扬海内外,其师长就是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中将夏楚中。  
   1937年8月13日,淞沪抗战打响,中华民族处在危急关头。在那场震天撼地、艰苦卓绝、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抗日战争中,夏楚中将军是中国军队中处在抗日最前线、与日寇正面交锋最多的将军之一,有常胜将军之称。在淞沪抗战中,整师兵力打得所乘无几,随后又参加了著名的长沙三次会战,整个抗战期间,他还在江苏、安徽、贵州等地打过日本鬼子。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日子里,回首过去那场战争,痛定思痛,我们发现,淞沪抗战中的夏楚中及其第98师,长沙三次会战中的夏楚中及其第79军,在各种报纸、电视、网站、书刊出现的频率空前的高。抗日将领夏楚中作为民族英雄,将会永远载入中华民族史册

 
 
 

 日军占领上海市政府

血战宝山城
    淞沪会战打响后的第二天,即8月15日,夏楚中将军率第98师从武汉挥戈来到了已是战云滚滚硝烟弥漫的上海。该师首先到达上海南翔前线,奉命担任月浦宝山方面的防务。583团作为第98师的主力团,团部指挥所设在月浦,第二营驻守宝山。
    20世纪30年代的日本军国主义者野心膨胀,头脑发热,他们认为中国军队不堪一击,狂称“三个星期打下上海”、“三个月灭亡中国”。但上海开战几天,日军连连失利,损失惨重,其海军陆战队司令长官谷川清于8月16日多次发急电回国,要求迅速增援。次日,日本“上海派遣军”40000余人,在松井石根率领下乘船从日本出发扑向上海。8月23日,这支部队在夜幕掩护下悄然驶进长江,企图在长江南岸张华滨、狮子林和川沙口外江面上实施登陆行动。
    这时夏楚中奉总司令张治中命令,率98师火速赶往宝山、刘行、扬行和罗店一线,阻击日军。夏楚中指挥第98师和11师在炮火中急速推进,击溃了进犯到罗店的日军先头部队。当日傍晚,已基本上清了罗店之敌,从击毙日军军官身上搜出日军作战图,证实敌进攻方向指向罗店、嘉定及浏阳。随后夏楚中令11师向川沙口之敌进攻,第98师向狮子林方向发起攻势。在罗店之战中,第98师官兵奋勇厮杀,屡创敌军,击毙了日军第3师团第6联队队长仓永辰治大佐,这是日军在淞沪会战中阵亡的最高陆军指挥官。
    就在罗店战事正酣之际,吴淞和宝山城也是烽火连天,硝烟弥漫。9月5日,坚守吴淞炮台的100余名保安总团官兵壮烈牺牲,炮台失守,9月6日,吴淞镇陷落。松井石根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宝山城了。
    宝山,地处长江咽喉位置,方圆不足10里,然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向南10里为吴淞镇,向西10里为狮子林要塞,东北两面紧靠长江,地形呈突击状。中日两军为坚守和夺取宝山,进行了空前残酷的殊死搏斗。
    负责防守宝山附近的中国军队是夏楚中的第98师。之前宝山城的守卫任务由第6师担任,该师经与日军多日冲杀,浴血阻击,已是伤亡累累,战斗力下降,宝山城形势十分危急。夏楚中命令583团3营驰援宝山。主力沿月浦镇展开构筑工事,588团守备狮子林-月浦-宝山一线,6连固守狮子林炮台,587团在朱宅、孙家楼、顾家油车一线构筑工事。584团在罗店以东韩宅、五斗泾、界牌桥、土竹园阵地钳制罗店方向来的日军。
    奉命坚守宝山县城的第583团3营,于8月31日接防后,营长姚子青指挥全营官兵,争分夺秒地在城里构筑了坚固的防空掩体和城防工事,全体官兵进入阵地,刀出鞘、弹上膛,严阵以待,准备随时痛击来犯之敌。
    三营营长姚子青,号中琪,当年28岁,广东省平远县墩背乡人,16岁考入黄埔6期,平时戴一副近视眼镜,文质彬彬,颇有一点书生的味道,但打起仗来异常勇猛,深得夏楚中赏识。
    9月1日,日军以宝山城为中心目标实施全线进攻,次日推进到了宝山和张华浜车站,停泊在吴淞口外的日军舰也不断用重炮轰击宝山城,日机在宝山上空低空飞行,扫射投弹,数百枚炸弹落入城中,刹时间宝山城内民房燃烧,火光冲天,烟云蔽日。
    姚子青在战壕中指挥作战,面对敌人飞机大炮的轮番攻击,沉着冷静,章法不乱,指挥全营官兵多次打退日军的疯狂进攻,以一支小部队出击到金家宅迎击从狮子林方向来犯的日军,第一天共击毙日军200多人。
    夏楚中打电话给姚子青,询问宝山战况。“报告师长,我们已打退日军多次进攻,击毙敌军200多人,但我军已牺牲了100多位兄弟,敌人在不断发起进攻。”夏楚中在电话中鼓励他:“姚营长,我把宝山县城交给你了,我随时会派援军增援你们。”“是,请师长放心,我保证人在阵地在!”
    此时,第98师已与日军恶战数日,伤亡甚重,至9月2日黄昏时分,全师在死伤过半的情况下,撤退到月浦东侧阵地。9月5日,日军再次倾全力进犯宝山县城,并从中国守军阵地侧翼迂回成功。此时,正在城中与敌军苦战的3营官兵已陷入了日军的重重包围之中。
    当晚,夏楚中派师部通信兵穿越封锁线进入宝山城传达命令,要3营死守宝山,等待援军。姚子青代表全营表示:“誓死守卫宝山城,与敌人决一死战。”当天夜间,姚子清又向师部发电:“全营官兵均抱与敌偕亡之决心”,“一息尚存,奋斗到底!”
    5日夜6日凌晨,日本第3师团主力第68联队在鹰森孝指挥下,将宝山城团团围住。舰炮、飞机猛烈轰炸,并向守军发射硫磺弹,顿时全城内外一片火海,烟雾直冲云宵。而3营仅凭3门迫击炮,20挺轻机枪和600条老式步枪,打退敌人十几次进攻。姚子青请求增援。夏楚中在电话里告诉他:“第一军增援部队已到杨行,正向宝山疾进,务必坚持!”殊知日军用密集炮火封锁一切通道,援军根本无法通过。
    电话线被炸断了,3营与外界失去了联系,下午时分,全营只剩下100多人,4个连长阵亡了3个,9个排长也只幸存3个。姚子青对剩下的官兵进行了悲壮动人的讲话。他说:“弟兄们,日本鬼子杀我同胞,奸我姐妹,占我国土,欺人太甚。不把鬼子驱逐出中国,是每一个中国军人的奇耻大辱,不做亡国奴,不做王八蛋,誓与宝山共存亡!” 

 
 

 掩体中的我军士兵

  到7日早晨,日军以坦克自东门城墙缺口处破城而入,步兵随即潮水般涌进城内,姚子青和仅存的几十名官兵与敌军展开激烈的巷战。战斗间隙,姚子青叫来9连战士魏建臣,命令他出城向团长报告战斗情况。魏建臣乘夜越城而出,因而成为宝山保卫战惟一幸存的历史见证人。
    此时,姚子青看到已坚守无望,想率残部杀出一条血路突围。与数十名士兵从宝山城东门发起反冲锋,但在接近城门时姚子青中弹倒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三营官兵战斗到最后一刻,全部壮烈牺牲。
    听到三营官兵全部殉国的消息,夏楚中十分悲痛,对着宝山方向脱帽三鞠躬,深表哀悼。在后来的一次营长以上作战会上,他说:“姚营长和三营官兵血战宝山,为悍卫祖国领土献出了生命,体现了中国军人的爱国精神和民族气节。全师官兵要视为楷模,为驱逐日寇,壮我中华,不惜流血牺牲。”英文《大美晚报》也著文赞颂:“此战姚营全部殉城,其伟大壮烈实令人内心震动而肃然起敬,此非仅中国人之光荣,亦为全人类之光荣,其伟绩将永垂史册而不朽!”当时国民党通电全国:“宝山之战,姚子青全营与孤城并命,志气之壮,死事之烈,尤足以动天地而泣鬼神。”毛泽东则高度赞扬姚子青等阵亡将士是全国人民“崇尚伟大的模范。”

 
 
 

我军炮兵击中敌舰

炮打鬼子兵 
    校教导总队、税警总团和部分地方保安团队,共计70多万兵力,伤亡达20余万;而日本投入的兵力不及中国军队的一半,日军共投入2个军,海军陆战队和陆军部14个师团,加上其他直属特种部队,共30万人,伤亡5万多人。“志在必胜”的淞沪会战,苦在淞沪会战中,中国军队首先采用大规模集团军作战方式对付日本侵略者。此次会战中,中国方面先后共投入20个军、50余个师,加上中央军战百余日,为什么以中国军队全线后撤告终?其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就是日军有军舰飞机和各种先进武器装备,日军有军舰百余艘,飞机400多架,战车和大炮也在数百以上。
    中国炮兵是德制装备,很落后,往往是刚发射一二炮,就遭到日军密集的火炮精确还击,几下就把我军炮兵阵地打得稀烂。在日军大威力高精度的火炮射击下,我军往往进亦难守亦难。
    一直在前线作战的夏楚中,看到敌我装备如此悬殊,军队伤亡日益增多,心里十分着急,他明白,这样打下去,中国军队将会消耗殆尽。他建议司令长官张治中向南京政府呈报:“进攻必须在飞机和火炮的配合下才能进行。”他的建议得到了南京政府司令部长官的重视,在各战役中,加强了炮兵的配合,在整个淞沪战役中后期,中国军队的空军、炮兵和海军在作战中,都有可圈可点之处。
    10月中旬,夏楚中第98师在大场一带作战,遭到敌人炮火猛烈轰击,伤亡惨重。
    他再次向上级发出了请求炮火配合的电报。战区总司令冯玉祥闻悉,立即命令兵工署长俞大维予以炮火支援。俞急派曾留学德国,有“化学兵名将”之称的李忍涛率学生军一个中队兵力,携带射程为4000米,口径为20厘米的德制李氏抛射炮16门,分乘三辆汽车,借夜色掩护,从南翔镇赶赴距敌军阵地不足2000米的大场一带,占领阵地,架好火炮。
    从八一三淞沪会战起,江湾日本海军陆战队指挥其航空母舰上的重炮轰击我第一线部队,而其海军陆战司令部设在一座钢筋水泥的七层楼上,日军知我炮兵难以摧毁它,更加有恃无恐。
    这16门巨炮籍电导同时发射后,轰隆之声,震耳欲聋,立即给予江上日军舰只以重创,击伤一艘驱逐舰,航空母舰甲板上也中两弹,炸毁两架舰载战斗机,此外,虹口东洋码头的日军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大楼亦中弹,十余敌兵伤亡。日军舰遭此突袭,非常惊恐,急忙驶向吴淞口外海面,以躲避到我军炮火射程之外。日军不明就里,攻势暂时受挫。李忍涛初战便取辉煌战果,中国军队一片欢呼。次日,全沪报纸纷纷以头条新闻报道:“昨夜我炮兵扬威,巨炮30余响,全市为之沉寂”云云。当日深夜,大场阵地指挥官,第98师中将师长夏楚中率通信员来到了火炮阵地,找到头戴钢盔,手持望远镜和测距仪的李忍涛,握着他的手说:“打得好!打得好!打得好极了!”

 
 
 

我军在蕴藻浜缴获的日军军械

鏖战广福镇 
   开战已有两个月,战争已进入胶着状态 10月21日,中国增援部队第21集团军到沪后,为恢复蕴藻浜南岸阵地,决定对敌全线发起反攻。蕴藻浜北岸的多路突击队在10月21日夜晚,向以广福镇为中心的日军据点发起了围攻。
    担任主攻的是第9集团第98师夏楚中部。在前段战斗中,该师以英勇善战著称,但也遭到了敌军的重创,打得只剩下一个团的兵力了,胡宗南第一军接防后,该师经过了1个多月的整补和构筑工事,前后已4次补充兵员和装备,新增补士兵都是后方部队中抽调来的,兵员素质不如参战初期,有的甚至不知道自己部队的番号就牺牲了。此时的夏楚中已升为第79军军长,下辖第118师(师长王严少将),第76师(师长王凌云少将),第98师(王甲本中将)和预备第5师(师长曾戛初少将)。
    第98师如今已是夏楚中手中的一张王牌,该师的583团是其主力,宝山守卫战中600殉国勇士就是该团所属的三营。在整个淞沪会战中,夏楚中不管是作师长还是作军长都十分关注该团,除该团英勇善战外,还有一个原因,该团有个军官叫蒋伟才,不仅是他同乡,而且还是校友,蒋是黄埔军校第五期毕业生。战争年代的军人,都有十分浓厚的乡土观念,他们整天东征西讨,难免马革裹尸,家乡的信息,身后亲人的照料,指望同乡有个交代和托付。蒋伟才黄埔毕业后,先分配在583团任团副,在淞沪抗战一次战斗中,该团二营营长身负重伤,便由蒋伟才继任二营营长。蒋伟才在师部报到的时候,夏楚中就记住了这位湖南同乡,蒋所在的蒋家湾和自己所在的寨子村,距离不过七八里。在休整这段时间里,蒋伟才拜访过夏楚中两次,两人叙家常,话抗日,夏楚中勉励他胸怀大志,报效祖国,做一代将才。
    在10月21日的总攻击中,赫赫有名的第98师经过补充修整后,再次担任了这次主攻的角色。蒋伟才所属的583团二营是这次总攻中正面交锋的主力军。10月20日晚,第98师292旅就进入阵地,当晚就展开激战,虽有粤军第160师协同,官兵冒着炮火冲锋,但是广福镇的正面阵地日军火力太强,攻了一夜,还是拿不下敌军阵地,苦战一整夜,伤亡几尽,蒋伟才的二营打得只乘下三分之一的人了。黎明时分,蒋伟才率残部再次发起进攻,不幸身中数弹,倒在阵地上,但他仍然大呼:“弟兄们,我没有死,不要后退,要狠狠打击敌人!”但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太大,阵地终于失守。一夜激战,全旅4个营自营长以下全部壮烈殉国。夏楚中闻讯后,悲痛不已,交待身边的人,要将蒋伟才的遗物全部交给亲属,并表示一定要将蒋伟才年幼的儿子抚养成人。
    蒋伟才生于1909年,牺牲时年仅29岁。国民党政府曾抚恤其遗孤,南京五卅中学校长汤掬星曾率师生前往武潭祭奠。蒋伟才堂弟蒋径三,曾任国军92师275团一营营长,在广西与日冠作战中牺牲,堂兄弟俩同为蒋家湾村人,史称“一湾双烈”。蒋伟才遗孤去台湾后,得到了夏楚中的悉心关照。1992年8月,其子蒋翊华回大陆在武潭中心小学建有一“伟公亭”,亭联云:壁垒震吴淞,楚庭种子将军树;斜阳依广福,沙场战骨武潭魂。每逢抗战胜利纪念日,附近学生纷纷前往凭吊。今年5月初,夏楚中将军长子,美国著名教授夏天长代表父亲前往“伟公亭”祭奠抗日英灵。

 
 

友情链接: 华夏文化论坛    黄埔科技建站   诚仁捷教育   抗日战争纪念网

地址: 安徽凤台明珠大道668.黄埔亲属联谊会  邮编: 232100    皖ICP备09016444号  
电话: 0554-8681194  手机13855450157    电子信箱: E-Mail1005416991@qq.com

分享按钮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01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