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系列报道五---黄埔抗战老兵樊兆甫

发布时间 2013-03-27

黄埔e家网独家专访,转载请注明

黄埔抗战老兵樊兆甫

黄艺琦

1938年5月还是一个炎热的夏天,骄阳似火。各家各户都在过端午节,遍地成熟的小麦尚未收割完毕。在一派祥和的气氛中,日军攻占了凤台县城,大火焚烧了三天三夜,烟柱冲天,丧尽天良的日军在县城里到处杀人放火,奸淫妇女,掠夺家禽。占领了凤台县城后,日军步步逼近,终于攻到了樊兆甫老人家中。老人的父亲带着他和姐妹慌忙向淝河沿着偏僻的草莽逃跑(这个时候老人的大哥樊兆禄已经在1936年1月经由表兄过家芳介绍到延安抗大学习去了),最后将所有人都安置在高粱地里躲藏起来。日本鬼子把老人家里养的两只肥猪杀掉,然后吃了后腿,其余部分就扔在院子里。这次日军的进攻给老人所在的村庄造成了很大的损害,全庄三十户房子被烧毁,邻居被杀死7人,樊兆甫老人家的八间房子被烧尽,粮食,食物,农具,家具一并烧毁。老人一家八口人躲在茅庵避雨,实在饿的受不了的时候就偷偷到田里割一些出芽的小麦勉强维持生活。在这样的情况下,老人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对日军鬼子的憎恨和保护家国的心情,身边的姐妹们也都劝老人参军。

1939年10月老人的大哥樊兆禄由延安抗大5期毕业后回家探亲,老人便丢掉书包走出家门到蒙城楚村与过家芳表兄新招募的三十四位抗日青年团聚了。其中老人的年纪最小,当时年仅16岁。

鄂西远距老人家大约有数千里,如此长途跋涉,对于刚离开校门,与家人初次远别的学生来说,困难应在想象之中。但是对鄂西的向往和未来新颖生活的憧憬,使得像老人这样纯真的初生牛犊们,满怀积极热情而无所畏惧的踏上征途。部队派蒙城籍军官谢幕安,过家振,康殿扬等领导新兵们出发了。途中行人载道,有车人,商人,也有沦陷区的苦难同胞扶老携幼颠簸流离,给樊兆甫老人的内心很大的触动。

一开始这些新兵还能日行七十里,虽是初次徒步长途但沿路有密林村庄,远山近水,异地风光的确也减轻了几分劳苦。不料过了阜阳,汝南,驻马店等地时候却阴雨绵绵,由于道路泥泞,鞋袜破旧,泥沙嵌进皮肉里,钻心的疼痛。虽然路途上有一些不顺利,但是新兵们拄着杖棍,虽然步履维艰但也不曾放慢脚步。因为道路泥泞的关系,行军的进程日益缓慢,赶到宿地的时候经常已经是月黑风高,夜深人静的时候后了,吃的是凉饭,睡的是草席。

这些劳累对于初出茅庐的娃娃兵来说,确是严峻的考验,但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不能怕苦。

几经跋涉到达豫西南边陲重镇南阳,观看了诸葛亮的故居,诸葛亮庙等古迹。满山都盛产玉石,有十多家雕刻业。后又南下到了光化,满山皆是矾矿,层层可数,山下的河水清澈,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河底嬉戏的游鱼。此情此景,都让樊兆甫老人无比的热爱祖国的秀丽山河,更加坚定了老人保家卫国的信念。

1940年1月5日老人到达素阳县的快活铺,经张家湾的时候正好碰见敌军飞机轰炸,死伤100多人,一时间山河色变。沿河西岸到达钟祥县的熊家湾驻地。老人和其他新兵一共35人被编入三三集团第一七九师五三七团团部警卫排一共分为三个班。班长都是抗大五期的毕业学生,每班都发了轻机枪一提,每个人都换上了军装,步枪一支,刺刀一把,子弹百发,木柄手榴弹两发,这些也是老人最初得到的装配。得到装配的大家都很兴奋,齐声说,我们可以去打日本鬼子了。接下来是艰苦的军事训练,实弹射击,各种地形地物的利用,还是班级和排队之间的战斗实习,山地战,村落战,夜战,战斗口令,联络信号,旗语等等。通过这些训练,樊兆甫老人学习了很多。

1940年11月1日,部队全部调至湖北远安前线,途经南潭县肖家堰午休的时候被日军飞机九驾轮着轰炸。老人的头部受了重伤,过家芳连忙蒋樊兆甫老人送去抢救,由于伤势过重,老人几乎是从死亡线上被拉了回来,后来被转到老河医院。

1941年8月,老人病愈出院。过家芳师长亲自保送老人去湖北均县草店镇上黄埔军校第八分校,老人成了18期的学员,学了通讯工程学科。老人特别用心的学习了修理有线电话机,战时,平时拉电作业。由于专业的缘故,老人对数字的代号发送特别熟练和敏感。

在学校期间,大队长单牧业,中队长王文礼都对老人非常亲切,同时也很照顾老人。樊兆甫老人在1944年8月1日从军校毕业会部队一七九师五三七团担任五三七团通信排的排长。不久之后,一七九师撤销了老人的职务,讲老人调至七七军军部译电组上尉担任副组长兼秘书。

虽然老人回到了原部队,但每天还是不忘学习电学原理,一直钻研无线电机装配维修和收发电报的技术。每天都争分夺秒,废寝忘食的勤学苦练学好本领,保家卫国。在军校期间教官们的谆谆教导,同学们相互关心和帮助,以及“亲爱精诚”的黄埔校训深深的影响了老人的一生。

1944年腊月初八有情报人员报告有日军侵略,沿途抢夺物品,杀人放火。过师长派一三二师三九四团的徐营长率领五百多人前去消灭敌人,并派老人但监护人。黄昏时候,我们与日军激战于李家冲,打死了二百多日伪军,俘虏十多名日伪军。在这次作战中,徐营长左臂受了重伤,和老人同为黄埔学员的机枪连长李宗英阵亡。老人自己的左臂也被子弹击中,伤疤至今仍在。这次战役过后,部队受到了当地农民的欢迎。

1945年8月日军无条件投降了,老人跟随部队在花园广水等地接受日军的投降。对日军管理监督,接受他们仓库的武器,把20多万日军集中起来从徐州到连云港分批送回国。

1948年在鲁南贾汪地区随表兄过家芳起义参加解放军,改编为34军何基沣任军长,过家芳任副军长兼102师师长。经过淮海,解放青岛,渡江战役。当时的老人调任34军军部译电组上尉副组长兼秘书。

1950年部队往南京进发。老人请了短假回家为亡父落柩。事情完了之后,家乡父老恳求老人留下来利用樊庙庙宇教小孩读书。老人思考良久,为了培养下一代,留在了家乡,没有重新回到部队。

1952年正月16日开学了,老人成了学校的校长,和樊玉儒,樊德超一起成为了学校的老师。共有60多名男女学生报了名开始上课。后来后樊的学生也来了,惹得苏桥口小学的老师苏##跑到刘集区告发,樊兆甫是黄埔特务

1958年反右斗争开始了,老人被打成黄埔特务,成为了历史反革命分子,被逮扑关进牢里50多天。还是由村里的乡亲自动组织五百多人到凤台县公安局保释后才被释放。释放后常年义务工作,修理公路,房子等。最让老人伤心的是,在接下来的三年灾害中,自己的三个儿子都因为饥饿或者疾病去世了。

1979年老人得到了迟来的平反,成了村里的会计。1982年县委统战部按起义人员定补生活,每月25现在增长到570元。1983年春天老人到南京军区探望了表兄过家芳将军,表兄给老人寄了介绍信叫老人到北京去找邓小平主席请求按部队上尉级别定生活补助。当时老人担任地方志修订的主笔,领导不同意离职。于是北京之行并没有实现。接下来的十多年老人都在修订地方志,工作完成后却没有领到工资。

现在樊兆甫老人已经是90岁的高龄,只有女儿陪在身边,年老多病,耳聋眼花,行动不便。老人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到像他一样的黄埔抗战老兵,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希望得到有关部门及社会爱心人士的爱心援助。

 

 

相关内容
  • 发展中的凤台黄埔亲属联谊会 2010-10-12
  • 凤台黄埔亲属联谊会组织向四川灾区献爱心活动 2009-07-03
  • 凤台县黄埔同学会、黄埔亲属联谊会纪念“七七”事变70周年座谈会 2009-07-05
  • 马英九带台军唱黄埔校歌 黄埔老将潸然泪下 2009-07-04
  • 凤台黄埔亲属联谊会开展中秋慰问黄埔老人活动 2009-09-24
  • 黄埔军校同学会在京座谈 纪念建校85周年 2009-07-27
  • 黄埔同学会选举第四届理事会 林上元当选为会长 2009-07-27
  • 凤台县黄埔“两会”举行“大讨论”座谈会 2009-09-24
  • 国共两党黄埔后代 京城聚首 “星光闪耀” 2009-08-28

  • 友情链接: 华夏文化论坛    黄埔科技建站   诚仁捷教育   抗日战争纪念网

    地址: 安徽凤台明珠大道668.黄埔亲属联谊会  邮编: 232100    皖ICP备09016444号  
    电话: 0554-8681194  手机13855450157    电子信箱: E-Mail1005416991@qq.com

    分享按钮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019号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