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系列报道四---黄埔抗日老兵吴庆成

发布时间 2013-03-27

采访吴庆成老人实录

采访重点:1.远征军赴滇缅抗战的史实

          2.寿县保卫战的史实

基本信息1.老人的名字(曾用名):吴庆成(吴松坡)(注:松坡是老人的号)

        2.老人的年龄:93岁 (1919年生人)

        3.老人的籍贯: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

4.老人是黄埔18期学生(注:第十八期:第一总队于194141日入伍,分驻成都西郊草堂寺、青羊宫。1942年,步、工兵大队迁北较场,特科大队迁西较场。毕业于19432月,计1215名。第二总队于19411125日正式入伍,驻南较场,毕业于1943108日,计1237名。本期毕业生共有2452名。

讲述早期自己的情况:鬼子来了,念不成书了,受家庭和在同盟会的父亲的影响,18岁参加安徽人民自卫军(时年1937年),司令是岳相如(注:岳相如,字冠卿,1876年生于凤台县岳张集。1939组织淮北抗日军,任安徽省抗日自卫军第八路指挥官),副司令是马馨亭 (为人清廉)。当时办了一个教学队,里面都是青年学生,抱着一腔爱国热情去抗日,于是就参加了自卫军。

讲述寿县保卫战的情况:那时我们从寿县到宿州,鬼子进攻宿州,那时安徽省保九团(安徽省保安九团)来接我们的防务,交接防务后,鬼子就来了,我们也准备撤退,我们清早起来就出城,当时保九团的重机枪已经和鬼子接火了,我们换防后没有防地了也就没我们的任务了,我们部队就转移,出了南门,司令命令我带一排人,拖延敌人,我们的队伍都已经退到了堰沟集(寿县以南40里路), 下命令叫我们严守,能打多少敌人就打多少,打不过就撤回,鬼子放重兵攻打西门,我们人少,敌人机械化部队奔我们过来,打不过,我们就撤了,一个保九团一团人被打光了,团长战死,全部壮烈牺牲(附保九团抗敌细节:赵达源----安徽省保安九团上校团长赵达源(1911—1940),字德泉,云南大理县人。初就读于云南省立农科高级中学,后投笔从戎。民国15年(1926年)入云南讲武学堂十九期步兵科,卒业后分发滇军第五旅见习,历任排长、区队长、连长等职。民国23年转战来皖,升任少校营长,旋升安徽保安第九团中校团附、宣城保安警察大队长等职。民国26年,抗日战争爆发,升任安徽省保安九团上校团长,时芜湖、安庆相继沦陷,他率部转战江淮,屡屡获胜,常获嘉奖。民国29年4月10日(农历三月初三),占据合肥的日军矶谷十四师团扩展淮蚌外围据点,派骑兵千余人沿淮南路北上,企图攻占寿县城。驻在寿县城内的省保安第九团赵达源获悉后,立即将情况转报陆军一三八师。当时四一二旅旅长龙炎武部驻迎河集。龙得知后,命赵团据城固守,自己率部移驻寿县城郊九里沟周家寨指挥策应。
    4月12日拂晓,日军由淮南田家庵方向沿平山头扑向寿县,分东南北三面包围县城,以猛烈炮火掩护攻城,战斗极为惨烈,龙旅按兵不动,参谋主任莫仲庆向龙建议攻敌侧背,里外夹攻,破敌人主力。龙不仅不睬,反说“必须使赵团将日军弹药消耗殆尽,方可挥师活捉”。激战自晨到午,赵团孤军无援,阵地丧失,龙率部潜逃。
    寿县城破,赵团官兵后撤无路,肉搏巷战,反复冲杀,城濠内外,遗尸累累,全团官兵壮烈牺牲。赵达源身中数弹,坠于城西门城濠中殉职。抗战胜利后,寿县人民曾在西门树碑纪念。----资料来源网络)

老人评价第一次寿县保卫战:因为国民党内部派系斗争严重,个人保护个人的势力,内部不团结,保九团接过我们的防务后,我们接到上级命令,要求我们撤退,我们就撤退了,单留下保九团一只武装,以一团之力与鬼子的机械化部队战斗,导致了最后的失败,保九团一团人全军覆没。要是我们一团人不撤走,留下来帮助保九团,和保九团一道抗击日军,我们在敌人的外围夹击鬼子,让鬼子不能进城,说不定就能取得胜利。都是不团结产生恶果。

第二次寿县保卫战:这时省政府下命令,让我们抗日人民自卫军把寿县夺回来,我就带着人进入寿县,我们都是中国人,化个妆扮成商人小贩,混入城中,共一团人,1000多人,团长叫岳仪柏第一营长叫牛士久,第二营长叫樊玉虎,第三营长叫李雪禄,我在第二营任排长。进入寿县后,利用熟悉地形,采取巷战,让鬼子的大型武器用不上,这样激战了1,2天,最后我们把寿县夺回来了,把鬼子也打跑了。之后省政府嘉奖我们,一个人赏5块大洋。

讲述在黄埔求学前的经历:在训练班中受训两个月,第三月就要毕业了,军校来招考,我们去报考,到入生第三团,就到湖北的山沟里,1年的训练,期间白崇禧去过,训过一次话,团长是白崇禧的外甥叫张泉,我们1年结业了后,又考入成都黄埔本校,参加考试有 1500多人,考上成都黄埔本校有800多,我们从谷城到南阳,过潼关,(这时鬼子调大炮到黄河拐弯处,可直接打到潼关)又步行到华阴车站,乘火车到西安,晚上拉警报,火车把我们带出车站,警报解除后我们就又回来了,我们下车到西安城中看看,一会儿又拉警报了,我们往回跑做到火车上,车头没有了,不来拉了。西安的城墙上都是高射炮,高射机关枪,鬼子飞机来了,我们要下火车了,就往防空洞中跑,那时把西安炸的厉害,一天要炸几次,把我们学生也炸死几个,把火车也炸坏了,我们学生到西安车站去抗议,他们把我们的火车车头拿走了,车站总部来调停。死的给火葬,伤的给医治,我们就住在西安车站,住了几天,就坐火车走了,到宝鸡,从宝鸡到成都就不通车了,也没汽车,就靠步行,那时年轻不怕苦,就想学点知识不怕苦,一天60里路,走了好几天,翻秦岭,走大巴山,都是大山,才到成都。

讲述黄埔军校求学经历(1939~1942):到成都就到了北教场,当时黄埔军校本部所在地,入黄埔军校第18期,开学典礼是蒋介石致辞,当时教我的教官已经记不清了,当时的教育长叫陈继承,全权负责教育工作。(注:1943年,教育长陈继承调走,由陆军大学教育长万耀煌继任。当时黄埔军校分为步,骑,炮,工,交,我学的是步兵,早上起来先出操,那时除了训练以外学生不准随便出来,生活不错,生活比一般部队强的多。在黄埔军校3年后毕业,毕业典礼上,蒋介石致辞。(蒋介石出席黄埔成都本部每一期开学和毕业典礼,并致辞。平时不到学校。这位老兵共见到过蒋介石3次,分别是18期开学典礼,17期毕业典礼和18期毕业典礼)

老兵小趣事(1):在黄埔军校期间,一次偶然的机会进戏院看戏。戏院叫中央大戏院,是潘文华,邓锡侯开的,平时一般都是宪兵站岗,当时我们当学生也没钱,放假了很新奇,就想看电影,但学生都怕执勤的宪兵。我们是18期,17期毕业的同学还没离开成都,还住在学校呢,17期学员都准备好了等着要走了,他们讲接我们都去大剧院,开玩笑说:“给你们打个天下”,17期同学带着我们这些学生到中央大戏院,开始不让进。他们17期的现在都当官了,佩剑都不一样了,他们要进,宪兵也不敢拦呀,宪兵只好打开戏院大门,我们都进去了,全校学生看了一场免费的电影。

2在军校 生病 住了一个多月的院  高级军医来了治不好,盗汗,平时不给和凉水  突发奇想,喝了一大勺水  第二天就好了 (这个故事录音没录上,大家凭想象发挥一下,完善这个故事,给它润润色,让它丰满起来)

讲述从黄埔军校毕业后的情况:毕业以后我就到了交通警卫第二团,负责陆上交通的,团长是安徽老乡,我就到到团部当服务员(等于在那里实习),我们军校毕业出来都是服务员,然后才能升级。实习将近7,8个月后,我没有在被分配到别的部队,仍在团部里工作,我想,在交通警卫团也没有打仗,心里也不很痛快,从军校毕业的学生,不就想带兵打仗么。当时远征军招收人,我就主动报名去参加,上远征军去了。

讲述远征军抗战:远征军的司令长官是卫立煌,总参谋长萧毅肃(老人回忆中总参谋长是郭寄峤,合肥人,但根据史实其人没担任过该职务),我们的远征军到重庆训练了1,2个月就开赴前线了,就到了云南腾冲和印度交界的地点,有一条公路叫史迪威公路,(注:史迪威公路是1944年中国军队在滇西和缅北大反攻胜利后修通的自印度东北部雷多终至中国云南昆明的公路,在枪林弹雨中为中国抗日战场运送了5万多吨急需物资,被称为“抗日生命线”。它从印度东北部边境小镇雷多出发至缅甸密支那后分成南北两线,南线经缅甸八莫南坎至中国畹町;北线经过缅甸甘拜地,通过中国猴桥口岸、经腾冲至龙陵,两线最终都与滇缅公路相接。史迪威是美国的一位将军,以他的名字命名。这条路是印度到中国,从美国运输弹药武器汽油的唯一公路。日本鬼子就想把那一条公路掐断,我们不能再让了,再让美国的物资就运不进来了,那就在那硬拼了,日本人也在那里集中了很多兵团猛打,我们就誓死不让,硬拼就是了,那卫立煌远征军也有几个集团军在那里搁着呢,打就是了。当时我是排长,有一次最严重的是我们一排40多人出去了,回来就剩12个人了。我们当时就驻扎在一个小山头,鬼子就猛攻,我们就不让,那都是抱定决心,视死如归,宁可死也不能让。那个上面下有命令,与阵地共存亡,阵地在人在,阵地亡人亡,哪怕剩一个人也要和鬼子战斗到底,就这样坚守阵地。当时环境很艰苦,住在山上的掩体里,吃的很好,远征军的伙食很好,都是罐头,当时政府不惜一切代价供应物资,把一个军打垮了,马上就调一个军上去。

讲述抗战后的故事:抗战结束以后远征军就撤回来了,我也想家了,7,8年没回家了,同时要打内战了,不愿看到中国人打中国人,不想干了,中国人打中国人有甚么意思呢,就回到了家乡。在农村里劳动务农种庄稼,但是当时乱得很,家里不能待了,就到了阜阳的区保安2团,在那里干了一期,那时还国共合作中,内战还没有爆发,当时担任连长指导员,那时桂集有土匪,打死两个人,团长开会讨论解决办法,就让我们的部队来凤台桂集来维持治安,我就到桂集住了2,3个月。

    

细节:1.老人在进入黄埔军校前已多次和鬼子交过手,所以不怕鬼子。                    

2.老人在战斗中没有受过伤。                                               

3.文革期间没人找老人太大的麻烦,不过被管制,要做义工,一年365天要做8090多天义工。做义工是没有报酬的,成分不好的人需要做义工,干些脏活累活重活。                        

4.老人的一生是乐观主义,尤其是文革期间,整天笑哈哈的。            

5.文革期间老人生产队,一般的社员、干部都优待我。            

6.老人现在只有60元的老年人补助,现在老人的生活身体状况都很好。

7.老人的同学:凤台河东的 边家桢 , 合肥的胡适刚 寿县的 王敏和 王鼎和

8.老人现在最大的希望:老人现在心满意足,喜欢看国家和家乡新闻,看到国家现在一天比一天强,老百姓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没有甚么顾虑,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祖国统一

9.老人的平反通知书下来的最早,老人许的愿:我的帽子没拿掉,附近的亲朋好友我都不去。因为当时不合格,去了害怕连累他们

10.老人是革命世家,父亲是同盟会会员,弟兄四个,三个都是黄埔军校的。老人在家里排老四。

父亲 吴炳前,号:敢英  同盟会会员,是安庆武兵学校毕业,担任敢死队队长,把当地的满清官员赶走了

大哥 吴建华 南京黄埔军官队教导总队,是倒蒋派

           三哥  吴庆连 黄埔第七分校17期学员 

希望得到有关部门及社会爱心人士的爱心援助。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

友情链接: 华夏文化论坛    黄埔科技建站   诚仁捷教育   抗日战争纪念网

地址: 安徽凤台明珠大道668.黄埔亲属联谊会  邮编: 232100    皖ICP备09016444号  
电话: 0554-8681194  手机13855450157    电子信箱: E-Mail1005416991@qq.com

分享按钮  

 皖公网安备34040302000233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