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系列报道二---记抗日黄埔老兵--吴乐忠

发布时间 2013-03-27

 

黄埔e家网独家专访,转载请注明

黄埔抗战老兵吴乐中

                              ——经过战争洗礼的不朽传奇

                               赵文龙

吴乐中,号毅飞,男,汉族,生于1915年,今年97岁高龄,现居住在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早年加入到地方武装,在沿淮地区开展抗日宣传工作和抗日游击工作。

一天吴乐中在淮南打游击,时至黄昏,天渐渐黑了下来,他打听到鬼子的两只轮船里尽是武器,里面有两个班, 20多个人,他立马回去报告,到了第二天他同他的战友王克刚,李大奎,三个人继续沿淮河刺探军情,但不幸被小鬼子发现,把他们三个逮住了,押到了船上,到船上一看,发现船既是押送军火又是用来抢老百姓的粮食,船上的人都在来来往往的搬运粮食,原来把他们送到船上就要让他们给鬼子干活,干不好就要挨打,这个时候,他们眼睁着看着一些身体力衰的搬运同胞被鬼子扔到水里,无辜丧命。他们心里很难过,同时他们看到两个青年妇女也被抓来干活,这时黄昏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趁着敌人看不清周遭环境,他和李大奎,王克刚低声地,秘密的打手势商议,一致决定反抗,反正不干也是死,要是被鬼子拉去了就没回头的,于是就动员其他搬运工或俘虏,他们先把鬼子引到船舱里去,他和李大奎,王克刚在船的上层,那两个妇女就到了下舱,他们这里面李大奎,王克刚会武术,他们是东北辽宁沈阳人,同时这两个妇女被他们鼓励的非常勇敢,用砍刀两下把鬼子砍死。他们也把在上面船舱里的剩下几个鬼子给掐死了,他们把军火船凿通,把船沉到河底,做了记号,用小船将两位妇女送到岸上,让她们回家联系游击队去打捞军火。两位妇女感激涕零,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

杀了鬼子后,害怕汉奸报密,鬼子报复,从而连累家人,思前想后决定第二天直奔洛阳,当时洛阳是国民党第一战区,其司令长官是他们的安徽老乡卫立煌,卫立煌的王夫人见他们是安徽老乡十分的放心,将他们请到卫立煌公馆里去,王夫人对他们说:“你们三位青年是他的老乡,你们奔长官来我们欢迎,长官把你们培养出来,你们也就是长官的贴心人,将来你们也有前途。”然后叫老副官把他们引荐到洛阳第一战区干部训练团学习,这是军事学校,学习没多长时间,他们要求要读书,当时他们没有多少文化,仅仅只是个初中生,他们想要奠定他们学业上的基础。长官觉得很好,说“你们想法很好,那就把你们送到大学里继续读书。”这时就把他们送到了河南大学中文系读书,当时河南大学校长是河南政府建设厅厅长兼任,叫王广庆。这时他们就到了大学里学习,这时是1938年下半年,他们前前后后一共读了一年多的书,就毕业了。毕业以后把他们调到秘书处当秘书,他们那时年轻,20多岁就当秘书,他想他们这么年轻没经验,这个秘书工作难以胜任。他们给长官讲他们还要深造,还让他们念书,长官夫人对他们家乡人特别好,说你们想读书那很好。在王夫人的安排下他们就进了黄埔军校。最后长官部让他们以上尉的职务带职受训,去考位于西安王曲的黄埔军校第七分校,他们带公函到那里,免笔试,检查身体合格,就被录取了,那年他21岁,录取后给他被编到黄埔七分校13中队2大队8中队,最后又编到了5中队,毕业时是从5中队毕业。

当时校长是蒋介石,校务主任胡宗南,副主任是周嘉彬,他们大队长是霍精进黄埔6期,湖南人,他们的副大队长王斌鑫,湖北人;中队长,钟柏琪,江西人,黄埔四期的。政治教官主任叫郑贤瑞,战术教官叫屠建堂,河南人。他们学习军政两门,分为军事学科和政治学科,统称学术两科,有四大教程,军事上是学交通,阵地战斗,兵器,攻防进退,政治上学习中庸,大学。黄埔军校教学的特点是不允许教官打人,完全给学生讲道理,让你辨别是非。他们求学的目的就是为了学习杀敌的技能。他们天天讨论如何取胜打败敌人。在生活上很苦,国家当时很穷,他们一天只吃两顿饭,一顿饭一个杠子馍,那根本就吃不饱,那时的运动量还特别大,有跳高跳远赛跑铅球……训练的项目相当多,到冷天他们就下水锻炼,他时常以孟子的“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为座右铭来激励自己,就用样的办法来训练自己的意志,因为在黄埔意志不坚定的学员是不能毕业的。他在黄埔的求学经历让他最终成为了一名意志坚定的合格战士,并顺利毕业。

毕业之后,因为卫立煌长官调职调到西安办公厅任主任,他就去投奔第9军军长郭寄峤,安徽合肥人,这时他就在位于洛阳的9军军部工作,因为他本来就是带职的上尉,到那当上尉参谋。不久就把他从军部调到24----24军军长刘文辉,祖籍安徽,担任2472团的营长兼突击队队长,突击队就是所谓的敢死队,是和鬼子真刀真枪拼命的无畏无惧的部队。用他的话说就是,打仗时是死的多活的少。由此可见其惨烈。

1943年上级将他所在的24军调到洛阳构筑工事,挖战壕。部队先在洛阳城西边训练,之后到龙门的对岸沿河边做了一套假工事,在另一边做了一套隐形的真工事,工事刚搞好没两天,鬼子的坂垣征四郎调了两个师团来攻打,这时军部通电告诉他所在部要提高警惕,加强防备。敌人的侦察机也到洛阳上空侦查,没发现异样,等侦察机回去以后,鬼子的机械化部队坦克装甲车一个团,快速冲破第一道工事----那是道假工事,冲破了第一道工事后,鬼子一看是空城计,放松了警惕,大摇大摆往前进,这个时候构筑的隐形阵地发挥作用,鬼子的坦克车攻到山脚后,山脚地形相当于直角,进去就出不来了,里面还有掉坑,陷阱,坦克就陷了进去,动不了了。这个时候他所在的2472团的重兵器轻武器在一个号令下发起进攻,进行了一场歼灭战。共打死了2个少佐, 1个大佐,打死了一个旅团长,其余鬼子全被歼灭,他所在的72团歼灭敌人一个快速坦克团,战利品有9辆坦克战车,17辆装甲车,武器弹药医药粮食若干,72团团部把战利品都交到了长官部,官兵们在一起开了个会,认为坂垣不会轻易认输,把这一仗忘掉,鬼子还是会回来的。果不出所料,到第二天坂垣就在豫东的开封郑州一带调了兵力,共调了一个师团,2个快速部队来进行反击,这时24军从军长到师长开会,认为不能硬拼,因为武器装备双方悬殊太大,要靠计谋取胜,不能单让战士们的肉体去挡鬼子的枪子,所以这个时候部队就决定放弃洛阳,进行撤退,往西安方向转移,最后退到了西安。

在部队撤退途中他负重伤,脑震荡,腿骨折,到医院医治,没有痊愈,腿残废。这时他就被部队担架队运送到西安八仙庵52后方兵站医院疗伤,他心系部队,伤还没痊愈他就急着归还建制到了部队,1943年晋升中校参谋主任。不久旧伤复发,又住进了医院。1944~1945这个阶段都在医院里养伤。对于身上的伤痕他后来很自豪地说:“(这些伤)是我们对国家的贡献,我们应该的,谁不爱国呢,没有国哪有家呢。”

45年抗战胜利,胜利过后交接式,采编收编军队,蒋介石1946年裁军,他被调到了荣誉团,47年国共两党室内操戈,自己人打自己人。这时就把他所在的荣誉团调到了四川,第一步由西安到汉中,1947年到汉中,1948年由汉中到绵阳,那时他在荣誉团的伤病连当连长,后来升为中校副队长。最后从绵阳调往成都,他们荣誉团就编给第一军78师,他担任78师的副团长,最后又晋升到团长。不久,国民党西南最高军政长官宋希濂通电凡在四川的国民党部队一律放下武器向解放军投诚起义,这时就起义了。起义在收编的时候,他被编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后勤部运输队副队长,当副队长当了没多久就到后勤学校学习。1951年学习期满,因为他是伤残,不适合继续在军队工作,经组织批准,转业回家,到家后就加入农村生产,他很高兴他是农民出身,干活很积极,但是好梦不长,文化大革命的爆发,国家受极“左”路线的影响,他被看成是蒋介石的旧军官进行管制,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拨乱反正,平反昭雪,这时他也重见天日,恢复了政治面目。子弟们也能上学了,也有政治自由了,他觉得很满意,现在国家对他们起义人员发放定期补贴,一月给他们570元生活费,这时他更加感激中国共产党,感谢党的好政策。他现在子孙满堂安享晚年。

这就是吴乐中----一个普普通通的黄埔老兵的传奇故事,但他的人生因为黄埔而不再普通。他在诞生于战火硝烟中,成长于黄埔精神下,战斗于抗日队伍间。心系家国,胸怀天下,驱逐外敌,复我中华,功绩无量,泽被后世,当为敬仰,万世流芳。希望得到社会爱心人士的爱心援助。

 

相关内容
  • 发展中的凤台黄埔亲属联谊会 2010-10-12
  • 凤台黄埔亲属联谊会组织向四川灾区献爱心活动 2009-07-03
  • 凤台县黄埔同学会、黄埔亲属联谊会纪念“七七”事变70周年座谈会 2009-07-05
  • 马英九带台军唱黄埔校歌 黄埔老将潸然泪下 2009-07-04
  • 凤台黄埔亲属联谊会开展中秋慰问黄埔老人活动 2009-09-24
  • 黄埔军校同学会在京座谈 纪念建校85周年 2009-07-27
  • 黄埔同学会选举第四届理事会 林上元当选为会长 2009-07-27
  • 凤台县黄埔“两会”举行“大讨论”座谈会 2009-09-24
  • 国共两党黄埔后代 京城聚首 “星光闪耀” 2009-08-28

  • 友情链接: 华夏文化论坛    黄埔科技建站   诚仁捷教育   抗日战争纪念网

    地址: 安徽凤台明珠大道668.黄埔亲属联谊会  邮编: 232100    皖ICP备09016444号  
    电话: 0554-8681194  手机13855450157    电子信箱: E-Mail1005416991@qq.com

    分享按钮  

     皖公网安备34040302000233

    网站管理